【王周】滚蛋饺(四)

• 又爆字数了,吐血,话痨体质真是无药可救

• 时间线混乱,私设有,OOC出没,注意避雷

•  前文点我


第十赛季常规赛第五轮,微草主场对轮回客场,轮回胜。

胜负乃兵家常事,王杰希因此并没有什么情绪上的波动。另一方面,常规赛,特别在新赛季伊始,原本就被各支队伍用来相互试探彼此的阵容和打法,对于微草这种积分榜常年领跑的豪门强队而言,一场失利不足为惧。

况且团队赛临近尾声时,面对周泽楷强势的火力压制,高英杰、刘小别和袁柏清竟然联手打出了一次令局势短暂逆转的小高潮。

无论情况多么不利,都寻求一切可能的机会进行反击,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的拼劲儿令王杰希十分欣慰。

经过一个夏休期,孩子们又成长了啊。

而这次见面时,周泽楷也奇迹般地没有了先前的局促不安。赛前两人握手,他不但没有习惯性避开视线,敷衍一下就立刻把手缩回,在手指攀上王杰希掌心的同时,还抬起头,露出一个略带羞涩的笑容。

只是五官间某个微妙的变化,轻轻舒展的眉目,或者,微微翘起的嘴角,却炫目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虽然不了解对方的心路历程,被报以微笑的王杰希,还是结结实实地体会了一把什么叫“颜值即是正义”。   

 

比赛结束时是下午四点半,B市的天空已经有几分要暗下来的意思。那几日正值冷空气来袭,一夜冷雨过后,气温陡然下降了六、七度。依旧在S市露胳膊露腿满屋蹦跶的轮回队员们对此心理准备不足,个个缺衣少衫,在选手通道就抱着胳膊直哆嗦。

周泽楷磨磨蹭蹭地落在最后,迟迟不肯走出场馆。他懒,衣服穿得尤其少,眼下唯一一件长袖队服还被丢在酒店。偏偏他天生畏寒,又不好意思开口向队友们借,这会儿简直后悔得想以头捶墙。

两队队员们在后门外找个避风处围成一圈聊天打屁,等待队长进行下一步行动指示。方明华、江波涛和许斌三人感慨起南北方的种种差异,孙翔和刘小别为了当天他俩究竟谁手速更快掐得不可开交,杜明则拐弯抹角地试图从高英杰处搜刮女神唐柔的边角料,因此没人发觉原本在场下存在感就不强的轮回队长彻底没了人影。

王杰希应付完本地电竞周刊记者的采访,又给经理打了通电话,因此不免落在最后。三步并两步赶到后门时,却看到还有个高高瘦瘦的身影杵在那里,上身只有一件印着轮回logo的T恤,在灯光的映照下,不免显得有些单薄。

从身形和头顶的呆毛判断,那人应该是周泽楷。

“周队,”王杰希招呼道,“怎么站在这儿?小江他们呢?”

周泽楷闻声回过头,王杰希这才注意到他鼻尖通红嘴唇发白,微微缩着脖子,浑身上下都在不易察觉地颤抖。

原来是因为怕冷啊。

也难怪,今天B市最低气温只有10度,单穿T恤,还是短袖的,换成叶修估计都抗不住。

而周泽楷则如同进入死机状态一般,别说答话了,呆愣愣地盯着他约莫有半分钟,头都没点一下。

老天爷,可别被冻傻了吧。

“今天这边儿冷,”王杰希在内心叹口气,认命地从背包里掏出队服给他披上,“穿这么少,小心感冒。”

手指拂过后颈的温热触感让周泽楷回过神来,他有点委屈地吸了吸鼻子,把衣服两边拽住了,小声嘟囔,“没想到呀。”

王杰希抬起大小眼,奇道,“你们来之前不看天气预报?”

周泽楷摇摇头,冻得发白的脸上一抹红晕转瞬即逝,“忘了。”

像是担心对方误会,又赶紧补上一句,“小江说过。”

当时他正在专心致志地看动画,左耳进右耳出,随口嗯一声就将其抛诸脑后,管他B市到底下雪还是下刀子。

王杰希刚好替他理完衣领,顺势抬手在他头顶揉了一把,如同年轻父亲面对自己淘气的儿子,语气里半是妥协半是纵容,“那下回可千万记住。”

微草的冬季队服内里加绒,轻便又保暖,加之跟王杰希身材相似,因此妥贴合体得如同量身定做。拉上拉链之后,周泽楷很快感到胸腔变得热乎乎的,随之有热流慢慢涌向四肢百骸。

终于活过来了啊。

见王杰希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自己,他不禁有点难为情,低头扯了扯外套下摆,讷讷道,“……怎么了?”

王杰希笑笑,“感觉这衣服挺适合你。”

“诶?”周泽楷一愣。

其实王杰希很清楚,并非衣服适合周泽楷,而是周泽楷生得实在太好看。这件绿色外套自己头一回穿上都觉得傻不拉几,却衬得他唇红齿白眼睛乌黑,再配上那撮呆毛,整个人活脱脱就是一棵青翠挺拔生机盎然的小树苗。

瞎想些什么呢,明明冬天都快到了。

“走吧,”王杰希将身上的风衣扣子系好,上前一步准备推开门,“大家要等急了……小周?”

伸出的胳膊突然被周泽楷拉住,只见他凑上来,忽闪着漆黑的双眸一个字一个字认真地说,“谢谢前辈。”

“不必了,”王杰希少有地露出个促狭的表情,左边眉毛挑起,一双大小眼倒是因此看起来同样大了,“真想谢我的话,以后比赛还望手下留情。”

当周泽楷身着微草队服紧随王杰希出现时,两队加起来总共十几号人,都不约而同地露出一副“真是瞎了我狗眼”的表情。

孙翔第一个跳起来,哀嚎道,“卧槽队长你搞什么呢?”

作为一个脑回路向来比较清奇的直男,在他看来,这已经不止是通敌或者叛变的问题了,分明是自家的白菜——哦不,队长——要被别人家的猪拱掉的节奏。

周泽楷一脸无辜,“冷。”

“……太残忍了,”柳非看看周泽楷,再回头看看身穿同款队服的肖云刘小别,喃喃自语道,“简直是某宝买家秀和卖家秀的差距……”

刘小别也忍不住炸毛,“靠!卖家秀你看我干嘛!”

 

考虑到实际情况,王杰希果断将先前预定的海鲜自助改为豆捞,毕竟在这种天气,没什么比热气腾腾的火锅更应景,大家围坐在一起吃,既热闹又暖和。而在他印象中,多数南方人民都有那么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洁癖,因此没有选择B市传统的铜火锅,何况还有孙翔和江波涛这两个无辣不欢的家伙。

不出所料,当服务生拿着菜单来询问需要哪种锅底时,孙翔瞧都没瞧,直接甩出一句,“要你们店最辣的,加麻更好!”

江波涛比较含蓄,点点头,说我跟他一样,谢谢。

轮到周泽楷时,他盯着菜单反反复复犹豫了好久,秀气的眉毛拧起,一脸纠结的表情看得王杰希都替他难过,只怕再这么下去,薄薄的菜单会被他拿眼睛戳出窟窿,干脆建议道,“要不跟我选一样的?菌汤锅味道不错。”

周泽楷从善如流地“嗯”一声,还不忘腼腆地冲服务生笑笑,引得小姑娘飞红了脸。

由于对偷拍事件心有余悸,周泽楷原本打算挑个较为隐蔽的角落坐下。奈何天不遂人愿,经过同样是神枪手的柳非身边时,眼明手快的姑娘一把将他拉住,不由分说地按在自己和王杰希中间的位子上,美其名曰“穿着微草队服就是我们微草的人了”。

其他年轻队员,包括高英杰,都加入了起哄的行列,王杰希不置可否地勾起嘴角,一副看热闹的架势。

枪王大大只好可怜兮兮地用眼神向自家副队求救,后者耸耸肩,表示爱莫能助。

算了,在哪里还不都一样吃。周泽楷有点自暴自弃地想着,低头乖乖坐下来。

 

不出半顿饭功夫,王杰希有点惊讶地发现,被媒体吐槽“一棍子打不出三个字”的周泽楷虽然沉默害羞,偶尔看起来还有些呆头呆脑的,待人接物却是出乎意料的细致体贴。不但极有眼色,而且分寸把握得恰到好处。

比如他会在服务生送来饮料后,起身拿过唯一一罐常温雪碧递给当天肠胃太不舒服的袁柏清,然后再分给其他人;每次看到柳非的垃圾碟快要装满,他都会及时招呼服务生帮忙换新的;他甚至注意到王杰希喜欢鹅肠和手切羊肉,当这两样转到跟前,会伸手轻轻扶住旋转玻璃,用眼神示意王杰希夹一点。

其余的时间则在一心一意地埋头苦吃,柔软的刘海自前额垂下,微微遮住他俊秀的眉眼,在挺直的鼻梁上扫来扫去。

美轮美奂,赏心悦目,简直如同偶像剧中打过柔光的男一号。

邻座的柳非看得心猿意马,数次想掏出手机行不轨之事。奈何她没有练就黄少天那等神乎其神的偷拍技术,又迫于队长近在咫尺的大小眼威慑,考虑再三,只能绝望地放弃。

 

最终还是闹出不大不小的事故,始作俑者,微草战队刘小别。

这位跟自家队友在一起时,即便算不上成熟稳重,行为举止至少还是靠谱的,结果对上孙翔,立马就像脑仁被人拿勺子挖掉了一块。

俩人一整晚都在为各种无聊的小事较劲,丝毫没有受到半张桌子距离的影响。饭局接近尾声时,比试的内容已经从“能不能一口气喝光一罐可乐”升级为“能不能用嘴接住鱼丸”。

旁边的杜明实在没眼看,想说你俩又不是哮天犬,幼不幼稚啊。结果不等他开口,孙翔手里的丸子已经飞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之后,准确无误地落入——

王杰希的菌汤锅,溅起热汤一片。        

伴随着孙翔的“卧槽”,在座所有人的嘴巴都齐刷刷地张成O型。

刘小别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大哥咱能看准了再扔么,这特么整整平移了两个目标单位啊,太夸张了吧?好歹也是一叶之秋的操纵者,手和眼都抖成这样还能不能行了?!

而且凭什么中招的是我家队长,有本事朝周泽楷那个小白脸去啊!!!

天降横祸的瞬间,王杰希脑海中一片空白,只出于本能“嘶”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随后才感到阵阵疼痛在手背蔓延开来。  

身旁的周泽楷不愧行动力满点,迅速拉过他的手托在掌心,往烫得发红的部位敷了罐冰可乐。

还不忘丢给孙翔一个眼刀,“胡闹。”

刚刚被江波涛在桌子底下踹了几脚,冷不丁又遭遇周泽楷的黑脸攻击,孙翔彻底风中凌乱。

惊魂未定的众人也纷纷上前查看,毕竟对于职业选手而言,手的金贵程度几乎跟命等同。

万幸没起水泡,多冷敷一会儿就没事了。

孙翔清醒过来,嗫嚅着道歉,“王队……那什么,对不起啊……”

“没事儿,”王杰希摇摇头,又给周泽楷一个安抚的眼神,示意他放开自己。

周泽楷迟疑一下才小心翼翼地把手松开,有点不安地问,“还疼么?”

“不疼了,别担心。”王杰希给他夹块嫩生生的鱼片,语气温柔得像在哄邻居家孩子,“来,多吃一点。”

“不要了,王队……”看到对方大小眼中的疑惑,周泽楷有点苦恼地闭上嘴巴,默默低下头。

其实他想说的是,饺子还吃么。     


TBC

评论(13)
热度(139)

© 流川枫快嫁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