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周】滚蛋饺(五)

• 不要怀疑,这就是一篇带王周西皮玩的粮食文,扭头

• 时间线混乱,私设有,OOC出没,注意避雷

•  前文点我


好不容易结束了兵荒马乱鸡飞狗跳的饭局,身心俱疲的王杰希回到家,外衣都没脱,直接扑倒在卧室四尺半的大床上。

躺了一会儿,感觉右侧裤兜里的手机硌得慌,掏出来看到屏幕上显示有三个未接电话,通通是黄少天打来的。

用膝盖想想都知道,这货一定又是借关心的名义来打探军情。

换做以前,王杰希大概还会拨回去,跟他你来我往地贫上一阵。然而在被孙翔和刘小别精神污染了大半个晚上之后,他觉得自己实在提不起精神应付蓝雨剑圣的喋喋不休,转而登陆QQ。

不出所料,黄少天的头像立刻疯狂闪动起来。

“老王,在吗?”

“在吗在吗在吗在吗在吗”

“靠靠靠大眼你少装尸体啊比赛不是早结束了吗一声不吭是几个意思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微草今天是不是输得很惨忙着复盘所以无心回复本剑圣啊,大家都这么熟了有什么可害羞的快说出来让我高兴高兴呗”

……………………………………

王不留行:话真多

夜雨声烦:你妹啊我是在关心你好不好!听口气就知道你药今天肯定又被虐惨了[doge] [doge] [doge]

王不留行:[不打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jpg]

夜雨声烦:[你能奈我何啊.jpg]

王不留行:没事的话我下了[拜拜]

夜雨声烦:诶诶诶诶诶诶壮士留步

夜雨声烦:说真的,这赛季你们也算跟轮回打过比赛了,你觉得孙翔和周泽楷搭档得怎么样?

王不留行:很强势

王不留行:目前配合还不够精细,但已经相当棘手了

夜雨声烦:是吧是吧,队长和我也这么觉得

夜雨声烦:他俩的操作本身就够强悍,才磨合这么短时间已经把内路攻击和外围配合的套路玩6了,等到季后赛时还不知道有多难缠,又是一对强劲的对手啊

王不留行:嗯,你加油

夜雨声烦:滚滚滚滚滚大眼你几个意思啊搞得就像自己赢了轮回一样有种来pkpkpk啊

王不留行:呵呵

夜雨声烦:次奥呵你个头啊呵

夜雨声烦:被周泽楷上身了吗你

夜雨声烦:我就纳闷了,周泽楷那家伙看着老实巴交八棍子都打不出个屁,怎么一到比赛时就那么凶残

夜雨声烦:怪不得我爷爷老说咬人的狗不叫呢,艾玛老王你说要按这个逻辑周泽楷怎么也得是金三角缉毒用的大狼狗级别了吧?

你才大狼狗,你全蓝雨都是大狼狗。王杰希握着手机,一时无力吐槽剑圣大大跳脱的发散性思维。

夜雨声烦:我去怎么又没动静了,大眼你不是真睡着了吧,打个游戏又不是真人上场竞技至于累成这样嘛?下次去要不要给你带几箱汇仁肾宝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不留行:很新颖的论调[因缺斯厅.jpg]

王不留行:如果推论成立的话,你又是什么?

在对方滔滔不绝的垃圾话涌来之前,王杰希迅速关上对话框,并气定神闲地在“屏蔽此人消息”处打个了√。

整个世界瞬间清净。

 

然而拜剑圣大大所赐,王杰希的思绪在绕着当天比赛溜过一圈后,又回到周泽楷身上。

在餐厅门口等出租车那会儿,这位一直眼巴巴地往他这边瞅,满脸欲言又止的表情。

王杰希被盯得有些无语,心想这要是换成他的女粉丝,估计连生几胎孩子叫什么都想好了。

出于对嘴癌晚期患者的人道主义关怀,王杰希决定上前一问究竟,却在斟酌措辞的工夫被刘小别拉住,不由分说地塞进刚拦下的出租车里,口口声声道“队长你今天辛苦了,先回去好好休息,客人放心交给我们就行。”

(这正是爸爸最不放心的地方啊小别。

大概是想借走自己的外套但又不好意思直说?王杰希思忖片刻,得出一个较为合理的结论。

好在自己的冬季队服共有三套,少一件上衣并不会造成任何问题。这样想着,他决定给周泽楷QQ留言,告诉对方不必急着还衣服。

打开对话框,在习惯性扫一眼聊天记录后,饶是向来老成持重四两拨千斤的王杰希,脑海中也不由自主地闪过两个大字——

卧槽。

自己竟然说过要请周泽楷吃饺子?!

而且日期显示,这段对话发生的时间距今并不久。

都说25岁以后记忆力会逐渐衰退,果然是有事实依据的。

他终于明白周泽楷为什么会在席间数次露出想说点什么却又羞于开口的苦恼表情了——敢情从头到尾都在惦记饺子啊。

美食诚可贵,奈何嘴癌更难搞。

此时九点刚过半,水饺店应该还在营业,王杰希翻翻通讯录,在寻找周泽楷的号码无果后,只能拨通江波涛的电话。

 

电话那头,面对王杰希的邀请,江波涛看看趴在床上玩任天堂,明显有些闷闷不乐的周泽楷,再看看正拿着一根棒棒糖试图讨好他的孙翔,顿时感到一种飞升的玄幻。

夜宵?黄少天推荐的水饺?还是在吃完一顿人人都撑得要死,张嘴就有虹吸现象的火锅之后?

就算尽地主之谊也未免太殷勤了吧,他简直怀疑对方这是打算一鼓作气把自家的吃货队长喂胖,好趁机抢代言的节奏。

“呃……我不太确定啊王队,”江波涛的语气踌躇而不失礼貌,“小周就在旁边,要不你直接跟他讲?”

“怎么了?”周泽楷抬起头,神情恹恹。

“王队,”江波涛冲他摇摇手机,脸上依稀有几分来不及抹去的惊愕,“问你去不去吃水饺。” 

下一秒,他看到周泽楷的眼睛倏地亮起来,迅速关掉游戏,手脚并用地爬到床这头,一把捞过电话。

头顶的呆毛也很应景地摇摆几下。

目睹这番景象后,江波涛突然相信王杰希真的会魔法。


本着有福同享的原则在自家QQ群里询问了一番,最后表示要吃饺子的只有三位,分别是——

主要受邀对象周泽楷;险些用一颗鱼丸终结了王杰希的职业生涯,但听说有夜宵后依然抱着大无畏精神凑热闹的孙翔;以及自己这个即使一口都吃不下,也依然要陪同出席的周语十级翻译。

下了出租车,又根据王杰希的指示在胡同里兜兜转转老半天,到达指定地点时,三个人对着朴素到近乎寒酸的门面,一时间都有些错愕。

没有招牌,没有门牌号,两扇只涂了清漆的原木推拉门嵌在斑驳的砖墙上,门玻璃虽然擦得铮明瓦亮,却被浅灰色的粗布门帘遮住了大半。

孙翔第一个找回声音,“我勒个去……这地方……看着不大靠谱啊……”

周泽楷则开始好奇地四处打量,还蹲下身子,试图逗弄一只橘色的流浪猫。

可惜小家伙毫无审美素养,对他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

江波涛揉揉眉心,“我再给王队打个电话吧。”

王杰希听到说话声,推开门探出头来招呼他们,“小江,这边。”

江波涛如蒙大赦,赶紧拉起正毫不气馁地学猫叫的周泽楷,又拽了一把完全游离于状况外的孙翔。

头一回单独带这俩心理年龄不超过五岁的问题儿童出门,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燃烧自己照亮他人的轮回副队长突然感到有点心累。

 

进门之前,江波涛特地跟孙翔约法三章:“等下不准乱讲话,不准手脚乱动,给你什么吃什么,听懂没?”

孙翔点头如捣蒜,表示一定努力做个好孩子。

与外表的寒酸不同,店内装修是典型的极简主义风格,触目只有黑、白二色,除去桌椅之外没有任何多余的陈设,收拾得纤尘不染,整整齐齐。吧台后面,用两块麻布帘子把小小的用餐区域和厨房隔开。

四盏日式纸灯自屋顶垂下,暖黄色的柔和光芒给店内平添几分亲切之感。

此时店里只有一对学生模样的年轻情侣,坐在角落里,边吃边小声交谈。三个人跟随王杰希来到吧台前,这一回,周泽楷倒是挺自觉地紧挨着他坐下了。

江波涛捧着茶杯笑道,“真是难为黄少了,这么深藏不露的小店都能被他给找到。”

“种族天赋。”周泽楷难得快狠准地吐槽一次。

孙翔听后狂笑起来,险些被茶水呛到。

王杰希饶有兴致地瞅了瞅周泽楷,起身拿来几份菜单,“你们先看下,我去厨房问问还有什么馅儿的饺子。” 

留下三个人大眼瞪小眼,而对面墙上明晃晃地贴着一行字,“厨房重地,闲人免进。”

——大哥你逗我们呢?!

厨房里随之传来一男一女的交谈声,语气听起来十分熟稔。

江波涛和周泽楷几乎同时悟出真相,隔着孙翔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没过多久,反射弧长得能绕地球一圈半的孙翔,也忍不住跟身旁的周泽楷咬耳朵,“靠,王杰希也太嚣张了吧,饭店厨房都敢随便进?”

周泽楷默默扭过头,无言以对的同时感到颇有些为难——嘴癌如他,似乎无法在不否定孙翔智商的前提下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答复。

内心天人交战之际,店主掀开隔帘从厨房走出来,看清对方的模样后,他呆呆地张开嘴,感到下巴掉在地板上摔了个粉碎。

“卧槽!”孙翔在惊讶之余失手打翻了茶杯,热水瞬间浇透半条裤子,他一边嚎着一边龇牙咧嘴地跳起来,“烫死爸爸了!”

江波涛简直心累到不行——轮回的双一组合,大概彻底不会好了。


TBC

评论(12)
热度(133)

© 流川枫快嫁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