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周】滚蛋饺(七)

•  已经彻底停不下黑二翔的手了 

•  时间线混乱,私设和原创人物均有,OOC出没,注意避雷

•  前文点我

小时候——确切地说是六岁以前——的周泽楷,是个极其与众不同的小孩。

这一点体现在他模样出奇好看话却少得让父母担心,以至于有段时间反复带他跑医院,从智商水平一直检查到声带结构。

对此医生们表示,小家伙的智商超过同龄人平均水准,身体各个器官——特别是耳、喉、舌的发育情况也十分正常,大概只是不太有与人交流的欲望。

除此之外,年幼的周泽楷还特别特别热情。

但凡有人到家里做客,如果跟自己年龄相仿,他会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玩具和绘本漫画抱出来,用眼神示意对方一起玩;如果是哥哥姐姐或者长辈们,他则会毫不吝啬地拿出零食水果跟大家分享。

鉴于热情和无私都是优点,所以刚开始父母对此并不在意,虽然家里玩具的报废率高了些,零食的消耗率也快了些。

但是周氏夫妇很快注意到,儿子的后天发展跟他们的期许之间开始出现小小的偏差,无伤大雅却也足够令人头痛。

具体表现为,如果客人对周泽楷掏心掏肺的热情稍有拒绝,他便会强硬地把东西塞给对方——玩具塞到怀里,吃的塞到嘴巴里;如果对方依然拒绝,他会哭。

从泪水涟涟梨花带雨直到声嘶力竭昏天黑地。

很少有人忍心看小孩子哭,何况是周泽楷这般乖巧可爱的小孩子。

所以这招比巴雷特狙击还屡试不爽。

母亲为此没少循循善诱,例如你是个男子汉,不可以动不动掉眼泪;哭闹解决不了问题,只是一种懦弱的表现;遇到问题要自己想办法,不能用眼泪来要挟人家之类。

小小的周泽楷每回都眼泪汪汪似懂非懂地直点头,情况却并没有多少好转。

——为什么自家儿子不爱讲话却爱哭啊,反过来不好么?

这一问题困扰了双亲多年。

令他们不解却又长舒一口气的是,读幼儿园大班那年,这个毛病竟然奇迹般地不治而愈。

即便在长成英俊少年后,每逢七大姑八大姨们闲聊,还常常有人把这段黑历史拎出来当笑话讲。

周泽楷每次都红着脸将头摇成拨浪鼓,“忘记了呀。”

虽然不爱哭了,他的话却并没有因此多起来,情急之下会往人嘴里塞食物的习惯也在潜意识中保留至今。

同吃同住并肩战斗多年的江波涛对此见怪不怪,初来乍到的孙翔和跟他接触甚少的王杰希则没有这般好运了。

而且相对于哭丧着脸跑去卫生间的前者,后者的处境明显更加尴尬。

最令人绝望的是,唯一能施以援手的江波涛也躲去门外接电话了。

“小周,你……”王杰希下意识将身体向后仰了仰,右手撑住椅背才勉强保持平衡。

周泽楷却也忽闪着眼睛不依不饶地凑上来,堪堪将饺子送到他嘴边。

王杰希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什么节奏啊这是,一言不合就来喂食play? 

偏偏对方脸上没有半分戏谑,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满是绝不掺假的纯良和天然,仿佛眼下做的是件最平常不过的事情。

看来这孩子不光吃货,还有点电波系啊。王杰希暗暗想道,勉强镇定了一下心神。

然而喂到嘴边的饺子吃还是不吃,这依然是一个问题。

周泽楷见对方盯住自己半天,表情几经变换却毫无进一步的反应,顿时也开始有些手足无措,眼底涌上一抹夹杂着羞赧的失落。

王杰希顿感拒绝他是一桩十恶不赦的行为。

于是他叹口气,“小周……”

后半句却被再次端着饺子过来的夏安打断,“诶诶,干嘛呢你俩?这年头小情侣都不兴公共场合喂食了知道嘛?好歹也算是半个公众人物,注意点儿影响会死啊,也不怕被拍下来分分钟上微博头条……”

“没有……”意识到被误以为他俩在调情,周泽楷脸红得几乎要滴下血来,却见王杰希一改方才的犹疑,神色从容地张嘴将饺子叼了过去,并朝夏安挑挑眉毛,“继续说啊。”

“我靠……”夏安丢给他一个巨大的白眼。

王杰希对此视若无睹,倒是周泽楷红着脸埋头作鸵鸟状的模样让他有些好笑,心想明明刚才撩得那么奔放,怎么突然说怂就怂了。

枪王大大的心思还真是猜不透啊。

然而作为一个有分寸并且知进退的人,王杰希的原则向来是点到为止,所以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周泽楷,什么都没说。

“对了,小周,”等他双颊的红色褪得差不多了,王杰希才带着笑意开口,“要看纽扣的照片么?”

周泽楷立刻抬起头,眼里亮闪闪的光芒简直可以媲美纽扣本尊。

王杰希解锁屏幕的时候没有刻意避着他,所以周泽楷很自然地注意到密码是“wcbs”。

他想了想,觉得应该是微草必胜。

 

好不容易应付完老妈的唠叨,江波涛感觉自己被B市的夜风吹了个透心凉,因此急着躲回店里取暖。

不想刚一推开门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动弹不得。 

联盟官方论坛有个名为“粉丝交流区”的板块,原本主要供各家粉丝进行多余或闲置的周边交易,后来却逐渐演变为女粉丝们聊天八卦YY男神的主要根据地。

闲来无事的时候,江波涛偶尔也会去逛逛,为此还特地注册了小号。

某次看到有人发起一个投票——【联盟的众多男神中,在你眼里最没有cp感的是哪两位?】

他抱着孜孜不倦的好学精神向戴妍琦请教了一下cp为何物,结果再回来就看到“王杰希VS周泽楷”以压倒性的票数位居榜首。

理由也很充足,一个高冷一个嘴癌,怎么看都不像是会来电的类型。

可是眼下,被群众们断言注定此生无缘的两个人,正亲密地把脑袋挨在一起,不知在对着什么指指点点。

而且江波涛很清楚地听到自家队长低低的笑声。

真是个凡事皆有可能的神奇世界啊,这么想着,他突然觉得轮回三连冠的目标也一定能实现。

 

当茴香饺子以压轴的姿态出现时,在座所有人——连同周泽楷在内——都面露难色。

“快吃啊你们。”江波涛想着吃好早回去,免得方明华一遍遍来短信询问,忍不住催促道。

“不行了,”孙翔刚打完一串饱嗝,揉着肚子摆摆手,“再吃真要吐了。” 

周泽楷也跟着点头,亮晶晶的眼睛里写满了“好汉饶命”。

江波涛说要不打包吧,正好带回去让大家也尝尝。

周泽楷和孙翔表示赞同。

王杰希见状,太阳穴不受控制地跳了几跳——他怀疑从今以后,自己会和茴香一起,成为轮回众人记忆中噩梦般的存在。

不过事实证明他只猜对了一半。

将三人送走后,王杰希帮忙收拾好吧台,又到厨房用抹布把洗干净的碗碟逐个擦干。

“杰希啊,”憋了一晚上,这会儿正跟他背对背的夏安忍不住痛心疾首道,“虽然我最近忙得很,没能及时对你的工作和生活情况进行关心,但也万万没想到你已经堕落到如此地步……”

“哈?”

“……搞潜规则也就算了,竟然还大庭广众地秀恩爱,看得我都替你脸红……”夏安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听到“潜规则”三个字,王杰希拿盘子的手狠狠抖了一下,“……少说这么无耻的话。”

“靠,哪里无耻了?只许你做不许我说啊!”

王杰希冷静地问我做什么了。

“当队长的勾搭自己队员,这不叫潜规则叫什么?”夏安一脸鄙夷。

王杰希说第一,小周不是微草的,队服只是暂时借他穿,人家是轮回的队长;第二,我俩什么都没有。

“越描越黑,”夏安嗤笑道,“有种摸着良心发誓,撒谎的话这辈子都拿不了冠军,敢不敢?”

王杰希谨慎地摸了摸良心,觉得还真不敢。

他无法否定自己的确对周泽楷抱有好感这一事实,虽然并不清楚这种感情从何时起,又是因何而起。

就好像不经意间闻到花香,以为只是一夜春风来,推开窗子却发现已经姹紫嫣红开遍了。

“在我面前还装个什么劲儿啊,”见对方的心事被自己戳破,夏安不禁有些得意,拿胳膊肘捅捅他,“你要真喜欢那小孩儿的话,大不了我帮你一起追呗。”

“……我还真是谢谢您呐。”

“那今年店里的水电费你承包了吧。”


回到酒店后,孙翔眉飞色舞地挨个房间敲门,“起来起来,给你们带了饺子吃。”

“卧槽……”杜明兴冲冲地抓起饺子,结果只咬了一口,脸色就变得比被唐柔在全明星周末暴揍时还难看。

第二个吃螃蟹的吴启也当场嚎哭,“队长不带你这么搞我们的吧!”

周泽楷满脸狐疑地拿起一个尝尝,“好吃的呀。”

“算了,”江波涛闻闻味道,表示甘拜下风,“小周你真是神人。”

“你!”杜明灌了半瓶可乐才缓过气,正想痛斥孙翔这个罪魁祸首,却意外被他右大腿上一片可疑的湿痕吸引了目光。

沉思五秒后,他换上前所未有的沉痛语调,“翔翔啊,你这么大了还尿裤子,你家里人知道么……”

吕泊远一口饺子喷出来。

“杜明你大爷的给我等着!!!”孙翔忍住想要一头磕死的冲动,捂着裤裆狼狈而逃。

毫无疑问,这个夜晚给轮回众人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象。

而每当他们回忆起平生唯一一次吃茴香饺子的经历时,都会不约而同地加上一句,“还记得嘛,孙翔当时连裤子都尿湿了……”


TBC

评论(18)
热度(113)

© 流川枫快嫁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