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周】滚蛋饺(八)

•  本章又名为《论互撩的正确操作方式》

•  时间线混乱,私设和原创人物均有,OOC出没,注意避雷

•  前文点我


“小周你就坐在这里哈,千万别到处走动,免得被粉丝撞上。”方明华叮嘱道。

“王队说他已经拿到东西了,正开车往这边赶,”江波涛挂断电话,回过身用眼神安慰一脸懊丧的自家队长,“估计很快就过来。”

周泽楷低头不语。

他属于从不愿意给人添麻烦的类型。平时参加活动,哪怕工作人员帮忙倒杯水,他接过以后都会认真道谢。如今却因为一时疏忽而捅下这么个娄子,连累队友们也跟着提心吊胆,真是想想都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

杜明拍拍他肩膀,“没事儿的队长,不用担心。”

“行了,别这副表情,”孙翔从背包里翻出最后两块士力架,塞到他手里,“多大点事儿啊,一个人坐飞机又不会死。”

“对了,经理说会安排人到机场接你。”江波涛翻翻手机短信,补充道。 

“那我们去安检了,晚上见。”方明华伸手在他头上摸一把。

“嗯。”周泽楷目送他们,可怜巴巴的眼神仿佛路边被遗弃的小狗。

“怎么办,”走出他的视线范围后,吴启揽住吕泊远肩膀,无比痛心地说,“感觉咱们跟法制节目里狠心扔掉孩子的父母一样。”

吕泊远点点头,表示心有戚戚焉。

“你俩瞎操什么心,”杜明忍不住插嘴,“等会儿王杰希就来了,要论带孩子,全联盟谁比得过他啊,人家那可是专业的。”

听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虽然隐隐约约觉得哪里又有些不对。

他们几个游戏宅极少看小说,自然也不知道,眼下的情况在小说里往往用一句话就能准确概括——“命运里的齿轮开始缓缓转动”。

然而被命运之神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小周同志却对此毫无知觉——他只盼望救命恩人王杰希能够早点出现。

 

较之于张新杰那种近乎强迫症的严谨,王杰希的日常作息顶多算得上有规律,并不妨碍他在休息日一觉睡到日上三竿。

而王杰希把这归因于夏安店里的茶太浓,导致他的睡眠质量严重受影响,直到下半夜还烙煎饼似的在床上辗转反侧。

可是脑海中为什么会不停地浮现出周泽楷的脸?

严肃的,认真的,喜悦的,羞涩的,一本正经的,有些惊慌失措的……

他从不否认周泽楷的英俊,光彩潋滟的一双眼睛使得任何表情都鲜活生动得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但王杰希并不是个会轻易被美色所蛊惑的人。

他对感情生活的需求向来十分淡泊,尤其是在一头扎进职业圈之后——于他而言,总冠军永远比山盟海誓你侬我侬来得更加触手可及。

因此这种感觉,哪怕在荷尔蒙躁动最为严重的青春期,他都从未体验过——

每当想起周泽楷,就仿佛内心某个角落被灌满了温柔清澈的水,和着心跳声,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膨胀开来。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当两句千古佳作无端涌上心头,平素对诗词少有研究的微草队长不禁虎躯一震,同时意识到自己栽了。

而且栽得真真切切彻彻底底。

鉴于此坑名为周泽楷,倒也不算太冤枉。

悟出真相后,王杰希认命地从手机深处翻出一段催眠音频,伴着淅淅沥沥的雨声才慢慢睡去。

 

此刻,他摇晃着依然有些昏昏沉沉的脑袋坐起,将窗帘掀开一道缝。明媚到近乎热烈的秋日阳光让他打消了窝在家里种蘑菇的念头,决定到父母家蹭饭,顺便带纽扣去宠物店洗个澡。

但你以为王杰希会马上起床洗漱?太天真了。

作为在工作岗位上鞠躬尽瘁呕心沥血的杰出代表,自打接任队长,王杰希每天除去吃饭睡觉,其余时间基本都在训练室度过。而训练室不允许带手机是微草内部人尽皆知的事实,久而久之,他便养成每天早上将所有社交软件都浏览一遍再起床的习惯。

同道中人方士谦曾在看到兴奋之处拍着床板问他,“大眼儿,你有没有一种指点江山唯我独尊的快感?”

王杰希深以为然,奈何他缺少方士谦那种敢于留言回复“朕已阅”的脸皮和勇气。

 

打开QQ,立刻有系统提示弹出,通知他的特别关注好友更新了一条状态。

不消说,这位“特别关注”好友自然是枪王大大,然而他更新的状态内容却相当令人不解。

“闯祸了,不开心[大哭] [大哭] [大哭]”

闯祸?开玩笑,他一个上至冯主席下至广告商公认的五好选手,在酒会上不小心打碎玻璃杯都会诚惶诚恐老半天的乖孩子能闯什么祸?

难不成在机场被粉丝围堵,引起大规模踩踏事件了?

脑补一下明早新闻的头版头条,王杰希感觉有点画美不看。

可是从“不开心”三个字来推测,事情的棘手程度应该远远没有这么夸张。

而且那三个哭泣的表情又是什么操作,比起抱怨,更像在撒娇暗示“我很不高兴你们快来安慰我”好嘛?

………………

王杰希一边腹诽,一边看了下状态的更新时间。

三分钟前。

与此同时,右眼皮也凑热闹似的跳起来,让他不禁有些忐忑。

算了,反正暗恋都暗恋上了,借这个机会打电话嘘寒问暖一下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

以及自己还真是魔术师的身子老妈子的命啊——该管的要管,不该管的要创造机会管;自家的孩子们要管,别人家的宝贝也要管。

然而在内心感慨片刻后,王杰希还是毅然决定遵从命运的安排。

 

“你是说你把钱包落在酒店了?”

“……嗯。”

“钱包里都有什么?”

“钱……银行卡……账号卡……身份证……”周泽楷的声音越来越低。

王杰希听得喉头一甜,心想以后绝对不能小瞧这些乖孩子——毕竟你拿不准他们什么时候就会一声不响地报复社会。

“飞机还有多久起飞?”

“不知道。”掷地有声的三个字,诚实得令人抓狂。

“算了,”考虑到此刻时间宝贵,王杰希揉着太阳穴,颇为无奈地说,“你把手机给小江。”

“……啊?”似乎有些不太情愿的语气。

“乖,我有事问他。”

“……知、知道了。”好嘛,直接被吓磕巴了。

一阵低语过后,江波涛的声音传来,透着按捺不住的焦躁,“王队,你找我?”

“嗯,”王杰希省去了客套,直奔主题,“小周的钱包落在哪家酒店了?”

听江波涛报出名字后,他迅速查了一下酒店的位置,发现离自己家并不远。

“航班离起飞还有多久?”

“五十分钟吧,柜台差不多快要停止办理登机了。”

“那这样,你们其他人还是乘这班飞机走,把小周的机票改签一下。”

“……啊?!哦哦,”悟出对方的意图后,江波涛无异于看到救世主降临,但惊喜的同时又不免有几分歉意,“可是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你了啊王队?你们等下应该要复盘吧……”

“小别和英杰都有事,队里放了一天假,”王杰希轻笑道,“就当尽地主之谊了。”

这地主当得也太够意思了吧,请晚饭请夜宵还负责失物取送,真不愧是单亲好爸爸,人民的好队长——王杰希展现出的舍己为人精神让他在江波涛心目中的形象瞬间伟岸得高山仰止。

“那小周的机票改签到几点合适?”

电话那头,王杰希噼里啪啦地敲了几下键盘,“下午三点以后吧,这样时间比较宽裕。”

“OK,我马上改签,等下就辛苦你了哈王队。”江波涛千恩万谢。

只可惜隔着电波,他无法看到对方脸上正浮现出一丝名为“计划通”的笑容。

“应该的,不用客气。”

眼见事情谈妥,王杰希刚打算挂断电话,却听那头传来一阵细密的呼吸声,挠得人心里痒痒。

他试探着问道,“小周?”

“嗯。”

“我跟小江商量好了,他会给你改签机票,你在机场等一会儿,我去酒店拿了钱包就马上来找你,好么?”

跟所有土生土长的B市人一样,每当王杰希讲话语速快起来,便会不自觉地掺上许多卷舌音和儿化音,因此往往会给其他地域的群众们造成一点信息接收上的困难。

可即便如此,周泽楷依然感到他的声音里有种令人无比心安的力量。

仿佛在漆黑幽暗的森林里迷了路,正惊慌失措时看到有人穿透潮湿迷蒙的雾气走来,手中握着明亮的火把。

“……小周?”见他许久没有做声,王杰希再度开口道。

“好呀,”周泽楷回过神,语气柔软得好似羽毛拂过,“我等你。”


TBC

评论(11)
热度(114)

© 流川枫快嫁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