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物不可必。

【轮回中心向】When snow comes

•  摸了一个粗糙的小短篇,轮回中心,带王周玩。下雪的魔都好冷啊,要被冻成狗了(;´д`)ゞ


S市的天是下雪的天,轮回的人民好喜欢。

除了负责保洁的李大爷,只有周泽楷对此略有微词。

这波寒流持续了将近一星期,平均气温大致保持在3度左右,而S市的3度是个什么概念?基本上取暖全部靠抖,一出太阳屋外比屋里还暖和,如果再来点风和雨,那酸爽程度简直堪比寒冰降雨加巴雷特狙击,全程无CD。

可是轮回群众对此毫不在意,只要有空调,处处都是美好的人间。

当天中午,气象台发布了暴雪黄色预警,孙翔杜明几个因此沉浸在打雪仗堆雪人的脑洞中无法自拔。然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周泽楷房间的空调,坏了。

经理得到消息后急得火烧火燎,一下午给售后服务点打了约摸有数十通电话。姗姗来迟的维修人员把空调卸了个七零八落后,得出最终结论——有一处重要部件出了问题,至少需要三天才能修好。

经理听完,满脑门子涔涔的热汗霎时全部化作冷汗。

——金贵的枪王大大挨冻,别说三天,就是三小时,一旦消息传出去都会有粉丝到俱乐部门口抗议吧。

让周泽楷这几晚暂时回家无疑是下下策,毕竟跟暴雪预警一起发布的还有道路结冰预警,万一车开到半道有个什么闪失,估计自己明早就可以直接提头去见老板了。

把两个年轻队员挪一屋腾个房间出来看似是个合情合理的解决方案,但周泽楷本人肯定不答应,这也是他最让人欣赏的一点——队长做了这么多年,无论事实还是名义上都是轮回的绝对核心,但他从未凭借自己的身份享受过任何特殊待遇。

于是经理思来想去,觉得只有一条路可走。

 

“……好的,没问题,我们商量一下。”江波涛挂掉电话,叫住正拉开架势准备以五十米冲刺的速度随大部队赶赴食堂的周泽楷,“小周,经理说你房间的空调一时半会儿修不好,看这几天晚上能不能想办法找个人挤挤。”

周泽楷闻言,也顾不得抢烤羊排了,杵在原地,满脸郁卒地垮下肩膀。

“你今晚先睡我那边吧。”江波涛安慰道。

“不要。”周泽楷打个哆嗦,想也不想就一口拒绝。

江波涛乃何许人也?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低血压起床恶魔。看似温良和善,人畜无害,睡觉时却绝对不能打扰,否则无浪分分钟化身为滔天巨浪。

刚转会轮回的那会儿,对此毫不知情的周泽楷在客场比赛时跟他同住一屋,第二天早上还很不凑巧地把枕边的手机扫到地上。

“哐啷”——

他惺忪着睡眼伸手在地板上摸索,就听一声长长的喟叹后,对面床上的小山包动了动,露出自家副队的脸。

“抱……”周泽楷见对方面色不善,忙不迭地想道歉,却在触到两束杀人般的目光后不寒而栗,生生吞下后半句。

此情此景,连鬼神盛宴都不能比拟一二。

原本魂魄就还未归位,这一来又被吓得七魂飞了六魄,周泽楷二话不说冲到厕所放了一肚子水,以免真被吓尿。

从那时起,他死活都不肯再跟江波涛同住了,胆子小是一方面,他还想给轮回再多拿几个冠军呢。

江波涛带着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耸耸肩,“那你想跟谁睡?”

众人听得满头黑线,心想副队您老人家搞什么玩意儿啊,话要不要说得这么歧义,还跟谁睡,也不怕王杰希听了顺着网线爬过来拿扫把抽你。

周泽楷满怀希冀地看向吕泊远。

“那什么,”吕泊远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睡觉打呼噜,挺严重的。”

“是的,”房间在他隔壁的吴启一脸严肃地加以证实,“有时候老吕呼噜打得我都能听见。”

周泽楷没说话,表情看起来颇有几分动摇。

踌躇片刻后,他把求救的目光投向杜明。

“我……我磨牙,”杜明小心翼翼地说,“要是队长你不介意的话……”

“小周你还是别打杜明的主意了,”这次插刀的是方明华,“他半夜磨起牙来,那声音跟耗子挠墙似的,听着简直瘆得慌。”

再次遭到拒绝,周泽楷彻底蔫儿了。

“靠,你们一个个怎么那么多事儿啊,”孙翔听不下去了,长臂豪迈地一伸,揽住周泽楷肩膀,“今晚跟翔哥睡,正好替我暖床。”

你这样会被王杰希打的,围观群众们在内心默默扶额。

周泽楷愣了一下,随后不知想起什么,一点一点地把目光移到脚尖上,两颊浮起一片可疑的红晕。

“嗯。”他点点头。

“朋友们赶紧食堂走起,”见问题得到解决,杜明振臂高呼,“烤羊排手快有手慢无啊!!!”

 

“你说天气预报是不是耍我们啊?”孙翔仗着空调开得足,洗完澡只穿条内裤就大大咧咧地在房间里晃,一边擦头发一边抱怨,“还暴雪呢,这都快十点了,连个毛都没见着。”

作为一个从小到大连冰都没见过几回的人类,孙翔对于这场传说中的暴雪还是很有几分期待的。

堆雪人!打雪仗!看谁不爽就直接脸朝下按进雪堆里,对方不喊爸爸绝对不松手。

周泽楷正跟王杰希在QQ上腻歪,一抬头便被对方如梦似幻的憧憬表情和屁股上的哆啦A梦图案震撼得瞠目结舌,好半天才找回声音,讷讷道,“……不、不知道呀。”

他突然觉得,跟孙翔同床共寝这件事儿,暂时还是不要让自家那位知道比较好。

王杰希虽然不是醋坛子,但占有欲还是很强的。

偏偏那边还在问,“空调坏了宿舍今晚还能住么?”

“我回家了,”周泽楷心虚地回答,“不说了,去洗洗睡。”

再聊下去,万一魔术师心血来潮扔个视频请求过来,可就什么都露馅儿了。

“好的,晚安。”王杰希的确动了视频的心思,见状却也没有再勉强。

“晚安。”

 

事实证明,即便跟呼噜打得震天响的吕泊远睡一起,结果大概也不会更糟糕。

孙翔不打呼不磨牙不说梦话,可一言难尽的睡姿实在让人无语凝噎,更别提他睡沉了还会两脚乱蹬,鹰踏前踢加旋风腿,分分钟打出大漠孤烟的节奏。

于是周泽楷前半夜跟他抢被子,后半夜则负责给他盖被子。

枪王大大心里苦,可是他说不出。

第二天清早被催命夺魂铃吵醒的时候,身边的孙翔已经不见了踪影,周泽楷慢吞吞地穿衣下床,掀开窗帘,看到外面居然真的白茫茫一片。

站在宿舍楼前的院子里,他发现自己竟然是最晚出现的一个。以怕而冷著称的方明华都忍不住凑热闹,裹得跟只熊似的,笑吟吟地站在边上看一群人在雪地里撒欢。

“小周也来啦。”方明华招呼他,一张嘴呵出的都是白色雾气。

周泽楷往围巾里缩了缩,眨巴着亮晶晶的眼睛,“雪真厚呀。”

“可不是,估计昨晚下了一整夜。”

周泽楷张开双臂,像企鹅一样颤巍巍地试探着往前走,听到脚下的积雪被踩踏后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一股满足感顿时从心底油然而生。

“来吧二翔!”离他不远处,杜明攥着一个大雪球得意洋洋地叫嚣,“你我一决胜负的时刻到了!!!”

趁杜明毫无防备,吴启也抓了一把雪,猫着腰绕蹑手蹑脚到他背后,揪住衣领猛地给他按到脖子里,然后撒腿就跑。

“卧槽谁啊?!”杜明怒骂,转头想寻找肇事者,冷不丁被孙翔扔来的雪球结结实实糊了半张脸。

合力完成一击后,吴启和孙翔隔空比个“V”字,“漂亮!”

“狼狈为奸!”杜明咬牙切齿,“你俩给我等着!”


吕泊远和江波涛在远离战场的草坪上捏了一对雪人,虽然只有拳头大小,但还挺像模像样,不仅眼睛鼻子嘴巴一样不少,还有用枯枝代替的胳膊和树叶做成的帽子。

“哎,小雪人不错嘛,”疯累的几个人都围到这边观摩,吴启更是干脆一屁股坐在草地上,“看不出你俩还挺有艺术天分的。”

“那是,”吕泊远正在给雪人做最后的点缀,语气十分自豪,“咱小学的时候画画可是在市里拿过奖的。”

孙翔伸手想往雪人脸上戳,被江波涛眼明手快地拍掉,“别乱碰。”

“小气。”孙翔翻个白眼。

方明华提议道,“机会难得,大家一起合个影吧,正好还有雪人。”

众人纷纷响应,恰巧李大爷扛着扫把过来准备扫雪,江波涛便拜托他帮忙拍张合照。

一切就绪后,李大爷笑呵呵地举起手机,屏幕上的画面随着对焦从模糊逐渐变为清晰。

“三——二——”

听到“一”字喊出口,杜明迅速挥肘捣向左后方,于是伴随相机清脆的咔嚓声,孙翔很没形象地在草地上摔了个四脚朝天。

“哈哈,让你小子再阴我。”杜明笑得幸灾乐祸。

孙翔恼羞成怒地跳起来,二话不说就撸起袖子要揍人。

杜明哪会吃这亏,立马嗖一声蹿出去,孙翔气势汹汹地追在后面,怒吼“杜明你特么是男人就给老子站住!!!”

俩人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李大爷看得目瞪口呆,“……个么还要再拍一张伐?”

“不用了,这样挺好的,”江波涛笑着接过手机,“谢谢您啊。”


早饭过后,轮回副队长在微博发布了一张照片,引来大批粉丝围观。

照片里六个人围着小雪人蹲成一圈,除了周泽楷只是腼腆地对着镜头微笑,其余几位的表情和姿势极尽搞怪之能事,连一向比较成熟稳重的江波涛都悄咪咪地在自家队长脑袋上比了两只兔耳朵。

画面正中,是写在雪地上的大大的“轮回”二字。而他们身后,雪后乍晴的天空看起来格外辽远开阔。

很快,有个别眼尖的粉丝提出质疑,“照片是p的吧,杜明身后怎么会莫名其妙地多出一双脚呢?”

“p你个鬼啊,”孙翔气炸了,“那是老子在后面!!!”

 

END

评论(10)
热度(169)

© 流川枫快嫁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