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居嗑北ing

【双花】张佳乐怀疑自己遭遇了冷暴力(上)

•  灵感来源于跟朋友的聊天,老林和乐乐闺蜜梗

•  私设有,ooc出没,注意避雷


1.

多年来,作为一个心思细腻活泼开朗阳光帅气人见人爱的双鱼座boy,除去运气问题,张佳乐还有另一个不足与外人道的烦恼——他神经衰弱,睡眠质量极差。

其实这个毛病也不是从小就有,否则一沾枕头就打呼噜的孙哲平不可能跟他同屋将近四年还安然无恙。

俩人刚做室友那会儿,张佳乐曾经一连半个月被他的呼噜声扰得夜不能寐,黑眼圈堪比时下最流行的烟熏妆(奇怪的是他从未考虑过要跟其他人换宿舍)。看着因睡眠不足而整日恍若游魂的搭档,孙哲平满心愧疚却依然死鸭子嘴硬,“遗传的,我真没办法”。

不过后来发现办法其实不少,最简单有效的莫过于每晚先把张佳乐赶上床,等他睡沉了自己再睡。 

久而久之,张佳乐对孙哲平的鼾声基本免疫,只有当他呼噜震天响的时候才会忍无可忍地跳下床推他一把。某次恰逢数九隆冬,哆哆嗦嗦钻出被窝的张佳乐突然恶从胆边生,抬起脚丫子干脆利落地赏了孙哲平一记鹰踏,并趁他翻身的功夫掀开毛毯哧溜钻进去,自此一夜好梦。

至于孙哲平第二天醒来后被枕边人披头散发的形状吓得魂飞魄散,那都是后话了。


2.

失眠是第六赛季以后的事情。

开始只是入睡有些困难,偶尔半夜还会惊醒,对此张佳乐并没有太在意。不想情况愈演愈烈,睡眠时间逐渐从每晚七小时缩短为六小时,继而是五小时、四小时、三小时……

季后赛期间,他常常整夜整夜地盯着天花板直到天亮。

不过张佳乐并不认为这跟搭档突然离开,将扛起整个战队的重任都丢给自己有任何关系。

因为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完全不敢想起孙哲平。

仿佛心脏被细密的丝线缠绕,线头却牢牢系在大脑,每当意识转到跟那人有关的地方,线头便会被猛一下子牵起来,随着呼吸,将整颗心勒得鲜血淋漓。

几次下来张佳乐就学乖了——他虽然性格坚韧强势,百折不挠,骨子里却怕疼怕得要命。

为了摆脱失眠之苦,张佳乐听从队医的建议,在改善睡眠环境方面很是下了一番功夫——每天九点半关电脑,十点关手机,买了一对号称市面上最高端的隔音降噪耳塞,又自掏腰包将宿舍的单层窗帘改为双层,外层隔热内层遮光,一拉上就完全无从分辨白天黑夜的那种。

初衷虽好,但架不住张佳乐这人向来审美成谜,在某宝逛了大半天才选定的窗帘,从款式到花色再到面料,处处弥漫着腐朽的资本主义味道,估计直接挂到凡尔赛宫都毫无违和感。

第七赛季伊始,联盟为了打造自身的亲民形象,遂联合电竞时代搞了一期名为《选手宿舍大揭秘》的增刊,韩文清的拳击手套,喻文州的泡脚木桶,周泽楷的企鹅头绳,还有王杰希的全套养花工具都给粉丝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然而在一片熠熠星光中,张佳乐仍旧是最璀璨最夺目的那颗。

“咳咳,”叶修正美滋滋抽着烟呢,冷不丁看到那张窗帘是古典欧式风格,而蚊帐枕套床单毛巾被清一水粉红色的房间照片,登时就打了个激灵,险些被烟呛住。

他把杂志丢给身边的苏沐橙,摇摇头,做了个自插双目的手势,“我真服了张佳乐这个二货,什么品味啊这是,当自己睡美人呢吧……”

一句话暴露了他幼年失学的半文盲本质——毕竟面对同样的场景,人家学历水平为高中二年级的王杰希脱口而出的则是“芙蓉帐暖度春宵”。


3.

在张佳乐眼中,林敬言是个不可多得的好人。

跟游戏里的职业恰恰相反,此君成熟稳重,性格温和,不但能陪他逛街吃小吃,还愿意跟他一起赏樱花喂海鸥。哪怕是心血来潮之下翻出陈年往事有一搭没一搭地扯上半天,林敬言也只是静静听着,绝不会露出一丁点儿不耐烦的神色。

从某种意义上讲,如果没有林敬言做室友,张佳乐的霸图生活大概远不如眼下这般愉快。

所以当林敬言再次帮他捎回奶茶和蛋糕时,张佳乐感觉自己非常有必要以一种恰如其分的方式向对方表达内心的感激之情。

“怎么了?”见他发愣,林敬言干脆打开盒子,朝里面的提拉米苏一抬下巴,“我又买错品种了?”

“没没没,”张佳乐抓起勺子,开开心心地挖了一大勺奶油送进嘴里,还不忘询问对方,“你来不来点?”

“不用了,”林敬言忙不迭地摆手,他对甜食向来敬谢不敏。

待到将蛋糕消灭掉大半,张佳乐心下终于有了定夺,他舔干净沾在两边嘴角的巧克力粉,目光如炬地看向林敬言。

林敬言被他这么一盯,后脊梁没来由地发凉,因为大多数情况下,此举是张佳乐要作妖的前兆。

他轻轻咳嗽一声,推了推鼻梁上的平光镜作为掩饰,“……有事儿?”

“老林,”张佳乐神神秘秘地凑上前,压低声音,用了电视剧中地下党接头对暗号的语气,“我觉得我简直要爱上你了,你……”

你一直对我这么好。

可惜最后一句林敬言是听不见的。

他直接“咣当”从椅子上摔下去,魂归离恨天了。


4.

时间线快进到第九赛季末。

与总冠军失之交臂后,霸图一众选手都怀着满心不甘开始了各自的夏休期,以求养精蓄锐,好在下个赛季卷土重来。

在这片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和谐氛围中,张佳乐非但丝毫没有要挪窝的意思,反而天天开着小号流窜在工会的田间地头进行各类为非作歹的活动,搅得网游里血雨腥风哀鸿遍野。

林敬言将最后一包风琴鱿鱼塞进行李箱,抹了把脖子上的汗,起身看向室友。

对方正蹲在椅子上,左手边冰镇西瓜,右手边崂山可乐,一副全情投入虐菜的架势。

“你还不打算回家?”林敬言忍不住开口道。

张佳乐闻声,手上动作不觉一滞,立马结结实实挨了对手一记圆舞棍。他干脆摘掉耳机,定定地看着屏幕另一端开着狂暴状态砍人如切瓜的狂剑士,片刻后有些自嘲地笑起来,摇摇头,阖眼低叹道,“嗯,舍不得。”

不至于吧,林敬言听得心下直犯嘀咕。想当初总决赛刚结束那会儿,老哥几个还担心张佳乐一冲动再来个退役以谢天下,现在看来,这种顾虑不但纯属多余,事态还隐隐有些开始朝物极必反的方向发展。

“回了家就不能打荣耀了啊?再说工会那边还有小秦小宋他们帮忙,用不着你这么没日没夜地耗在这儿。赶紧走吧,食堂阿姨们也盼着你走了好放假呢。”

当然,最末一句纯属胡说八道。

“我舍不得大孙,老林,”张佳乐把脸埋在膝盖上,怕冷似的蜷成一团,闷声闷气地说,“过了这么些年,总算找到他了……我想在离他最近的地方多呆一会儿,你、你明白么?”

林敬言点点头,伸手在他微微颤抖的肩膀拍了拍,半天没做声。

张佳乐这个人啊,看似大大咧咧,没心没肺,隔三差五还皮痒痒,其实特别重感情,心肠又软得很。比如这么多年来,他手机换了半打不止,屏保却一直是繁花盛开的西部荒野;再比如孙哲平人间蒸发后,每逢他生日,张佳乐都会买一个小蛋糕,插上蜡烛,摆在俩人为数不多的合影旁边。

【孙哲平:张佳乐你大爷的!我还没死呢!】

那晚在游戏里跟孙哲平狭路相逢,下线后他整个人像中邪一样,无视战队纪律,半夜三更拉着几个年轻队员翻墙出去吃东西。而据白言飞透露,张佳乐前辈点了将近三百块的烤串,自己却一口没动,只默不做声地扒拉了一大盘凉拌海蜇皮。

他跟孙哲平那点破事儿,四期往前的职业选手们大都有所耳闻,叶修韩文清之流对其中的弯弯绕绕更是了然于胸,只是顾及张佳乐的感受,看破不说破罢了。

搭档嘛,并肩作战的日子久了,除了亲密和默契,难免还会产生一份不为他人所了解的羁绊,对此林敬言深有感触——君不见自打他跟方锐的犯罪组合成立,后者便立志要阅遍世间方林文,有时候遇到题材或情节特别猎奇的,还会乐颠颠地跑来邀他奇文共赏。

两相对比之下,张佳乐对昔日搭档的执念,简直可以被归入人之常情的范畴。

“那行,”这样想着,林敬言揉一把张佳乐披散的头毛以示安慰,“我待会儿走,有事儿的话随时联系。”

“得了吧,万一你家里人再给你介绍个妹子相亲,有工夫搭理我才怪。”张佳乐语气故作活泼,表情却依然有几分魂不守舍的。

林敬言朝他温和地笑笑,“肯定有。”


事后回忆起来,林·中国好室友·敬言险些为此番举动悔青了肠子——

他一定是中了张佳乐的邪,才会把自己的闺蜜形象树立得如此深入人心,牢不可破。



TBC

评论(8)
热度(137)

© 流川枫快嫁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