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居嗑北ing

【双花】张佳乐怀疑自己遭遇了冷暴力(中)

•  灵感来源于跟朋友的聊天,老林和乐乐闺蜜梗

•  私设有,ooc出没,注意避雷

•  前文点我

5.

得知热衷于给他做媒的二姑去了美帝探亲,为期三个月,林敬言简直如蒙大赦——这个假期终于可以清净一回,不必被迫面对各类环肥燕瘦的姑娘,并且反复强调自己其实跟周泽楷不熟,不太方便帮忙要签名照了。

然而天不遂人愿,混吃等死的悠闲生活只持续了两天多一点。第三天下午,他就被几个发小以叙旧的名义拖出去,吃饭唱歌网吧切磋一气呵成,到家时已经是下半夜了。

林敬言的作息本来就比较老年化,一年的霸图生活更是把他熬夜的技能点直接清零——用俱乐部房间的钥匙开自家大门也就算了,刷牙时还险些神智不清地把洗面奶挤进嘴里。

好不容易挣扎着爬上床,准备关手机时却意外收到一条来自张佳乐的信息,还是语音的。

按下播放键,那个每天都要听上十来个小时,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忧郁方式响起:

“老林,我好像被人冷暴力了。”

林敬言缓缓拧过脑袋,朝床头柜上的闹钟投去一瞥——此时北京时间,凌晨两点二十七分。

 

6.

在内心进行了一番激烈的天人交战后,林敬言最终决定客串一回情感咨询专家,替队友排忧解难。

冷暗雷:怎么个情况?

百花缭乱:不知道啊

百花缭乱:就是突然联系不上了

冷暗雷:谁啊?

百花缭乱:孙哲平。

始料未及的答案让林敬言愣了片刻,半开玩笑地回他一句,“还以为你俩老死不相往来了呢。”

转念一想,对张佳乐而言,这件事情长久以来都是他不能触碰的伤疤,如今赤裸裸地把事实揭开,未免有些太过残忍了。

于是林敬言赶紧大爆手速将信息撤回。

百花缭乱:你刚才说什么?

冷暗雷:没什么,发错了

冷暗雷:什么时候跟孙哲平恢复联系的?

百花缭乱:半决赛结束以后

百花缭乱:他发消息祝贺我终于赢了王杰希一回

嗯,像是孙哲平会做的事情,林敬言思忖道。

冷暗雷:之后就一直聊着?

百花缭乱:嗯。

冷暗雷:有多久联系不上他了啊

百花缭乱:一天多了

冷暗雷:………

冷暗雷:这算什么啊,谁都有忙得要死或者心情不好不想理人的时候吧

百花缭乱:他说他表哥结婚,非找他做伴郎,还跟我抱怨要喝酒,他是那种一瓶就倒的人

冷暗雷:我去……

冷暗雷:孙哲平看着不像酒量这么差的啊

 

7.

对于这一事实,张佳乐刚开始也是拒绝接受的。

第二赛季,百花虽然进入季后赛不久就被淘汰,但较之先前的名不见经传,已经算是历史性的突破了。况且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这对新秀组合也开始在职业圈崭露头角,一时间吸引了不少关注。

老板因此龙颜大悦,在K市最高档的日料自助餐厅设宴款待各位队员。都是些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神经紧绷了一个赛季,一旦有机会彻底放松,自然少不得要闹腾一番。

原本还是各吃各的,等老板和经理一走就纷纷露出狐狸尾巴,嘻嘻哈哈地推杯换盏起来。孙哲平作为队长,这种时候本应是众人集火的对象,奈何他跟韩文清师出同门,虽然狂拽酷大法的修炼等级不比后者,但在各位队员眼中,还是很有几分震慑力的。

于是大家经过半分钟的思考,纷纷举着杯子凑到向来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张副队跟前了。

张佳乐对着眼前的一二三四五个人犯了难。不喝吧,等于不给面子,而且本来就是个高兴的场合,他这种感性大于理性的人打死都做不出扫大家兴的事儿;可是真要喝的话……他掂量一下自己的酒量,觉得基本不存在散席后还能自己走回宿舍的可能性。

正在进退维谷之际,身后有人提溜着衣领把他扔出人堆,孙哲平的声音随之响起,气势如虎,带着一股君临天下的豪情:“来!我跟你们喝!”

一瞬间,张佳乐几乎要热泪盈眶了——什么叫能在战场上把后背交给他的人?这就是啊!!!

等他端着一碟子北极贝刺身回到座位上,却看孙哲平侧着脑袋趴在桌上动也不动,双眼紧闭,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

张佳乐吓了一大跳,“你们把大孙怎么了?”

“就……敬了他几杯酒啊。”一个队员挠头苦笑。

另一个还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补充道,“五杯,我数过了。”

“……”张佳乐叹口气:“把他抬到沙发上睡吧,省得扭了脖子。”

结果直到饭局结束孙哲平也没彻底清醒。他本来身形就比张佳乐来得高大,再加上酒精的麻痹作用,更比平时沉了一倍不止,张佳乐简直架不住他。踉踉跄跄走了几步后,一个队友眼明手快地上前帮忙,然而手刚碰到孙哲平肩膀就被对方一把推开了。

“我不要你扶……”喝醉的人还兀自嘟嘟囔囔,“我要他扶,我就要他一个人。”

而这个所谓的“他”,毫无疑问是张佳乐。

队友一脸愕然地愣在原地。

“好了好了,”张佳乐见势不妙,赶紧耐下性子哄他,“孙哲平你别闹,我不是在这儿么。”

孙哲平闻言,努力把眼皮掀开一点儿,露出个迷迷瞪瞪却又格外天真的笑容,随即头一歪,汗津津的脸紧贴在张佳乐脖子上。

“乐乐……”他不放心似的,又小声喊了一句。

张佳乐不自觉地把揽着他的胳膊收紧了,替他抹掉额角的汗水。

“放心,我在呢。”

 

8.

时至今日,张佳乐依然记得那一晚。在回去的出租车上,孙哲平像个很小的孩子一样,整个人缩在他怀里,额头抵着他的下巴,还轻轻地打着鼾。

肌肤相触的部位热得仿佛要燃烧起来,内心却感到前所未有的宁静和满足。

而车窗外是一片霓虹闪烁,彩色的光迅速从他们脸上流过,一明一暗,一明一暗。

那些生命中最好的东西总是一去不复返。

张佳乐下意识揉揉眼睛,片刻之后,感觉有温暖滑腻的液体包裹住指尖,然后滚落到掌心,慢慢浸湿了那一小块皮肤。

那头,林敬言还在安慰他:“别急,可能孙哲平真喝高了,这会儿正难受呢。”

百花缭乱:就算宿醉,从昨天下午到现在也该醒了啊

百花缭乱:失联30个小时是几个意思

百花缭乱:你说他会不会把手机丢了?

冷暗雷:你淡定点儿,心态不要崩

百花缭乱:我现在一闭上眼就是他在急诊室里

百花缭乱:酒精中毒,抢救

冷暗雷:……哥哥,你能想孙哲平点儿好么?

百花缭乱:我觉得这是报应,以前我总是不回黄少天的消息

冷暗雷:不,这叫一物降一物

百花缭乱:没办法

百花缭乱:因为我喜欢他

可怜林敬言在困得半死之际遭受此等精神攻击,顿时手一抖,手机“啪唧”一声掉在脸上,砸得他两眼昏花。

更有甚者,方锐看完同人文后故作哀怨的控诉声也随之在耳畔响起,余音袅袅,不绝如缕——“我把你当成最好的兄弟,你却想睡我!”

心好累,林敬言想,不知道下个赛季能不能向俱乐部申请点儿心累补贴。



大家五一快乐!!!

TBC

评论(4)
热度(72)

© 流川枫快嫁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