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物不可必。

【双花】张佳乐怀疑自己遭遇了冷暴力(下)

•  私设有,ooc出没,注意避雷

•  前文点我

•  终于码完了嗷!!!


9.

冷暗雷:呃,以前还真不知道……你喜欢男的……

百花缭乱:不!老林你别误会!

百花缭乱:我不是所有男的都喜欢!

百花缭乱:我也没喜欢过女的!

百花缭乱:我就是喜欢大孙!!!

冷暗雷:哦。[不禁陷入沉思.jpg]

百花缭乱:真的!我以方锐的节操起誓!

冷暗雷:……张佳乐你适可而止啊

百花缭乱:我错了

冷暗雷:这事儿孙哲平知道么?

百花缭乱:应该不知道……吧

冷暗雷:那你又怎么知道自己喜欢他的啊?

对啊,张佳乐想,自己是怎么知道的呢。

他们的繁花血景组合看似一战成名,实际上从组建之初到磨合成型,很是费了一番力气。他跟孙哲平虽然在网游里早已经熟得一塌糊涂,但真正做了队友,才发现从游戏到生活上,鸡毛蒜皮的破事儿依然一大堆——谁挡了谁的视线啦,谁抢了谁的仇恨啦,谁吃完泡面汤却没有倒啦,谁又偷穿了谁的干净内裤啦,诸如此类。

两人为此没少吵架,孙哲平属于有话直说的类型,再加上狮子座特有的傲娇,刀子嘴豆腐心得厉害,脾气上来的时候,一分的难听话能被他说成十分。刚开始张佳乐气不过,还跟他对掐,后来发现孙哲平除了嘴巴什么都好,平时有求必应,把自己惯得无法无天,而且这人跟只大猫似的,只要顺毛摸两下,天大的火气都没了。久而久之,张佳乐便不自觉地成了吵架时先让步的那个。

有次又为了走位的问题杠上,本来并没有什么要紧,偏偏那天孙哲平格外不讲理,张佳乐也不遑多让,跟他针锋相对,吵到最后险些在训练室里动起手。个别胆子大的队员想过来劝架,被孙哲平拿眼一瞪,立马缩着脖子重新回到座位上。

训练结束后,俩人回到宿舍继续冷战。话不说,饭不吃,觉也不睡,只背对背坐着,把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张佳乐气鼓鼓的,心想明明是两个人搭档,孙哲平倒好,一出问题只会怪他,这么没有团队精神还比什么赛啊。

——而且凭什么每次吵架都是我先低头,偶尔说句好听的哄哄我会死嘛?你孙哲平的面子金贵,我就不要面子的啊?!

越想越委屈,满腹的怨气都化成酸水在胃里翻腾。

刚开了小号准备去网游里溜达一圈,却看到孙哲平在QQ上敲他。

“干嘛?”张佳乐没好气地问。

“饿了。”对方也不啰嗦,撂下这句话就起身往外走。


10.

他们迎着瑟瑟寒风来到离俱乐部最近的24小时便利店。一路上孙哲平都没讲话,只甩开两条长腿走得飞快,那架势让张佳乐以为他打算吃饱喝足后回去继续吵。便也懒得开口,只跟在孙哲平身后,看他酸奶饭团薯片泡面抱了一大堆。

好在挑的都是自己喜欢的口味,还不忘帮自己买一对蒸汽眼贴。

待到结账时却闹了笑话——孙哲平手机落在训练室,钱包躺在宿舍床头,土豪如他,此时翻遍全身口袋也只掏出一张十块钱纸币,最后只好脸色尴尬地转过身,“乐乐,你身上有钱么?”

“乐乐”二字仿佛兜头一盆冷水,将张佳乐心头本已残存不多的火气彻底浇灭,却还是摆出一副特鄙视的神色,拿眼斜对方,意思是你之前不是挺有能耐嘛,有本事这会儿再给我横一个啊。

孙哲平被他看得额上青筋跳了几跳,深吸一口气,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对店员说,“只要这个饭团,其他不要了。”

店员好脾气地应一声,收钱,找零,又把饭团拿去加热。

“拽得二五八万,出来买吃的才带十块钱。”俩人并肩在落地的玻璃窗前坐下后,张佳乐终于忍不住嘲笑道。

孙哲平对此充耳不闻,把饭团剥开了,整个塞到张佳乐跟前,“嗟,来食。”

张佳乐大怒:“君子不食嗟来之食!”

“那怎么办?”孙哲平看着他因气恼而变得绯红的脸颊,有点想笑,“要不然我喂你?”

不远处的店员听到了,立马带着惊恐的神色逃之夭夭。

“孙哲平你别找事儿啊,”张佳乐羞愤欲死,在桌底下踹他一脚以示警告,“咱俩白天的账还没算完呢……”

“是是是,我错了。”孙哲平放软了语气,神色是前所未有的诚恳,“别生气。”

说完,又把还在冒热气的饭团重新递给张佳乐,“您大人有大量,别跟小的一般见识。”

张佳乐这才哼一声,屈尊纡贵地低下头,就着他的手咬一口饭团。然后推回去,看孙哲平在他咬过的地方又咬了一口。

他们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分享了一个饭团。

张佳乐突然感到一阵没来由的高兴。

正意犹未尽地舔嘴角的沙拉酱,孙哲平忽然喊他名字。

他心不在焉地应一声,“啊?”

孙哲平转过头,牢牢对上他的眼睛,“以后只要我有什么,你就一定会有,记住了。”


虽然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被调侃“不愧是正副队长,床头吵架床尾和啊”,但事情最终还是慢慢淡出了众人的记忆。

毕竟对他人而言,这不过是时间长河中的一滴水罢了。

可是张佳乐永远都不会忘记,十九岁那年的冬夜,有个男孩子坐在他身边,用失重的大海一般的眼睛看着他,说“我有什么,你也一定会有什么”。

再也不会有人跟他这样说了。再也没有人。


11.

对于孙哲平退役后的人间蒸发,张佳乐伤心过,失落过,辗转难眠过,却丝毫没有怨恨过。

孙哲平说过只要自己有什么,他也会有什么,这就意味着张佳乐不仅要分享他的喜悦、荣光和青春恣意,还要分担他的伤痛、狼狈和挣扎。

孙哲平一定舍不得。

他希望张佳乐永远都是那副嘻嘻哈哈,没心没肺,不知天高地厚的模样——每天开开心心地打荣耀,赢了眉飞色舞地炫耀,输了龇牙咧嘴地跳脚,第二天醒来打开电脑就又是一条好汉。

而不是为了他背上一个又一个沉重的包袱,变成一个越来越让所有人都感到陌生的张佳乐。

这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匆匆地,独自地走,没有哪两个人能够永远在一起。

除非他们的运气非常非常好,在一起的时间才会久一些。

他跟张佳乐共同度过了生命里最美好的四年,并笃定地相信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不想一场伤病袭来,让他们所有的憧憬和美梦都戛然而止。

既然没办法陪张佳乐继续走下去,他就必须把位置让出来,张佳乐再痛苦再不情愿,也得学着一个人往前走。

毕竟只要自己还杵在张佳乐跟前,他就永远挪不动窝。

他不想让自己当初的那句承诺成为束缚张佳乐的枷锁,他希望张佳乐能够再找到一个合适的新搭档,有朝一日捧起冠军奖杯,成就繁花血景的传说。

所以孙哲平干脆利落地将两人之间的羁绊彻底斩断,哪怕背负骂名也在所不惜。

他以为自己做得够狠够绝够不动声色,只是唯独忘记了,张佳乐曾经是他最亲密的伙伴,最默契的搭档,这一切的一切,对方怎么会不知道,又怎么会不明白。


第七赛季总决赛,百花再度惜败于微草,回到酒店后,张佳乐一言不发地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

他觉得自己这些年来就像一只沿着水泥楼梯奋力向上爬的乌龟,可惜腿太短,抓不住高处任何可以着力的地方,于是一次一次滚下来,摔得七荤八素,连壳都要摔烂了。

酒店位于闹市区,窗外闪烁的霓虹汇成一条五光十色的光河,在城市上空轻盈地流动。张佳乐关掉灯,缓缓蹲下来蜷起身子,最后索性躺在冰冷的地板上。

一片车水马龙声中,他仿佛听到有鲜血从碎掉的壳的裂缝中渗出,一滴一滴落在地板上。

啪嗒。

啪嗒。

啪嗒。

…………

那一刻,他突然很想像个受了欺负的小孩子一样,把所有的伤心和委屈都在孙哲平面前摊开来。看对方一脸无奈地拧起眉毛,用惯有的宠溺却又带点儿不耐烦的口吻教训他,说你怎么老这样,就不能好好照顾自己嘛。

然后他就回答,因为你不在我身边。

我很想你。

傻逼。


12.

眼见东方开始泛起鱼肚白,张佳乐却依然沉浸在往事中无法自拔,林敬言顿时觉得不能放任他继续回忆下去了。

本以为充其量就是短篇评书,万万没想到竟然是长篇连载,而且对方至今没有半点儿要中场休息的意思。

就算神经衰弱也不能这么个折腾法啊。

林敬言此刻只想让苍天知道他认输。

冷暗雷:乐啊,要不你先睡会儿?

冷暗雷:没准孙哲平明天就联系你了呢

张佳乐这才意识到自己三更半夜拖着向来作息规律的老林唠叨个没完,顿时觉得挺不好意思的。也亏得林敬言脾气好,要是换成叶修黄少天,还不知道会被挤兑成什么样。

百花缭乱:好好好,你去睡吧,晚安。

想了想,又补上一句,“谢了。”


林敬言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三点半。洗脸,刷牙,打开手机,连上无线,立马又有几条语音信息唰唰地飞过来。

意料之中。

他叼着吐司点开第一条,听到张佳乐神秘兮兮的声音,语气既紧张又兴奋,“老林老林,我跟你说……”

第二条:“孙哲平喝坏脑子了吧,莫名其妙地跑霸图来了。”

第三条:“你说我要不要理他啊。”

第四条:“我去,竟然说我不开门他就不走……靠!孙哲平你哪儿来的钥匙!!!”

第五条:“老林你赶紧帮我想个办……卧槽孙哲平你发什么情!有话好好说!唔……”

林敬言缓缓放下手机,感觉心头有千万只草泥马奔过。

——面前这盆超级至尊狗粮份量实在太足,吃掉不行,倒掉却也不是那么回事儿。

犹豫再三,他拨通方锐的电话,“方锐啊,我这儿有个大八卦,你有兴趣么……”

当晚,荣耀粉丝们的主要根据地陷入一片节日的狂欢气氛,置顶帖子的标题是一串鲜红的大字——“嗷嗷嗷嗷嗷终于又相信爱情了!!!”

是啊,林敬言捧着茶杯,露出个狡黠的微笑。

自古红尘中,多是有情人啊。



END

评论(8)
热度(100)

© 流川枫快嫁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