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居嗑北ing

【微草/王杰希中心向】反正不是我

• 终于把这个沙雕脑洞填完了,字数比预计翻了一倍,跪

• 大概就是圈中大手戴妍琦和带了一群熊孩子的老王,ooc出没,注意避雷

• 原本是写来给老王当生贺的,结果从老王的生日一直拖到了自己的生日。Anyway,祝我们生日快乐。


其实多年以来,就总体情况而言,整个荣耀职业联盟的气氛一直比较和谐,并非各家粉丝想象的那般剑拔弩张。大家比赛时喊砍喊杀,其余时间则称兄道弟,一团和气,不太受赛场上刀光剑影的影响。

比如蓝雨的剑和诅咒,俩人对微草粉来说简直就是眼中钉肉中刺,可是私底下跟王杰希的关系却是出名的好,常规赛结束后常常约饭唱K也就算了,每个夏休期还要流窜到B市蹭吃蹭喝。

再比如叶修,明知道自己在张佳乐心目中大致等同于碧池的n次方,却依然坚决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每年春节都锲而不舍地给对方发红包,以期能够成为职业圈的一段佳话。

——如果他发的不是口令红包,而且口令是“谢谢爸爸”的话。

由于女性选手属于珍稀物种,因此彼此之间更容易熟络起来。第八赛后,楚云秀干脆建了个QQ群,把苏沐橙、柳非和戴妍琦都一股脑儿拉进来。四个人时不时线上小聚,交流的内容包括但不仅限于又新买了什么唇膏香水护肤品,最近热播的电视剧哪部好看哪部辣眼睛,老韩前阵子去钓鱼了吧怎么晒这么黑,周队的新广告好帅啊同款买买买,诸如此类。

楚云秀和苏沐橙因为年龄相仿又同期出道,关系最为亲近;而柳非和戴妍琦则因为某种不为直男们所理解的爱好而一拍即合,引为知己。以至于肖时钦曾数次在熄灯后还听到戴妍琦跟柳非视频,并且夹杂着种种不可名状的笑声。但只要他站在门口轻轻咳嗽一声,戴妍琦就会跟柳非道晚安,然后飞快地把本子合上,悄无声息地爬上床。


第十赛季常规赛第十三轮,雷霆客场对微草,雷霆胜。戴妍琦看到自家队长明显心情不错,便在新闻发布会结束后半是恳求半是撒娇地抱着他的胳膊,小声问道,“队长,今晚我不回酒店可以嘛?”

这话听在肖时钦耳朵里,无异于当爹的听到正值青春期的女儿说“爸,我今晚跟男朋友开房行么”,手一哆嗦,直接把方学才塞给他的每日坚果扔到了地上。

他有些尴尬地弯下腰,借着捡东西的工夫调整好表情后,才咳嗽一声,目光严肃地看向戴妍琦,“不回酒店你要去哪儿?”

戴妍琦笑得天真无邪,“去微草啊,柳非姐说我可以住她宿舍。”

“这个……”肖时钦摘下眼镜,在太阳穴上用力揉了揉,“不大方便吧?”

戴妍琦想要反驳,结果嘴巴还没张开,就看到微草一众人从对面的休息室里走了出来。打头的是王杰希,脸上带着几分被记者们拿长*枪短炮围攻后的疲惫,而柳非走在队尾,一个劲儿地朝她使眼色。

“肖队,”看到他们几个,王杰希收住脚步,客客气气地招呼道,“准备回去了?”

肖时钦快步走上前,伸出手来,“今天微草的表现很出色,虽然我们赢了,但还有很多要向你们学习的地方。”

王杰希听得出对方言语间有商业互吹的成分,但绝大部分还是发自肺腑,所以也微笑着伸出手跟他握了一握。

不想肖时钦刚一松手,原本躲在他身后的戴妍琦乘机杀出,两手拽住王杰希的衣袖,大眼睛一个劲儿忽闪,“王队,我可不可以到微草借住一晚呀?”

后者明显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搞得一愣,可看到肖时钦扶着额头,一脸“我怎么会有这么个傻闺女”的表情,登时就明白了个大概。

当晚的比赛被雷霆抢走两分,王杰希虽然不会介怀,但出于某种恶趣味,他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给肖时钦心里添堵的机会,所以笑着点点头,“可以啊,反正柳非那屋空着一张床。”

“还是算了,王队……”肖时钦语气虚弱地劝阻道,“你不要这么纵容她。”

“哪儿的话,”王杰希听后,脸上的笑容更盛,嘴角左侧隐隐露出一个小酒窝,“小姑娘不就是要宠着嘛。”

他伸出另一只手在戴妍琦脑袋上拍拍,“就这么说定了,赶明儿带你到聚宝源吃火锅。”

眼见最大的boss成功被自己攻略,戴妍琦兴高采烈地回过头,朝肖时钦做了个“略略略”的表情,然后一溜烟跑到柳非身边跟她唧唧喳喳起来。

目送微草的人全部登上大巴后,肖时钦这才缓缓转过头看向自家副队,白净的脸上满是悔不当初的神色,“小戴这姑娘真是被咱们惯坏了,越来越无法无天。”

“准确地说,是被你。”方学才纠正道,两手一摊,“老话怎么说的来着,慈母多败儿啊。”


王杰希前一晚回了家,所以留在俱乐部的几个队员都乐得睡到日上三竿。刘小别叼着油条晃晃荡荡回宿舍的路上,想起队长叮嘱过他们几个要好好照顾戴妍琦,迟疑片刻,他走到柳非的屋前,敲了三下门。

“谁呀?”房门应声打开,柳非睡眼惺松地探出头来。

“你哥哥我,”刘小别回答得言简意赅。“小戴呢?再不去食堂可就没得吃了。”

柳非看戴妍琦已经裹好了睡袍,干脆把门打开,“今早吃什么呀?”

“豆腐脑灌饼茶叶蛋,还有现炸的油条,”刘小别把半根金黄酥脆的油条捏在手里,逗猫似的晃两下,“可香了。”

说话的功夫,他走到柳非床边,屁股一抬就要金刀大马地往下坐,立马被对方用拿抱枕狠抽:“你裤子干不干净啊,别坐我床!”

“靠……”刘小别只好退而求其次,拖了把凳子过来,“愿意让我脱了裤子坐他床的人,这个世界上除了队长还没有第二个。”

“原来王队是能让你乖乖脱裤子的男人啊,”戴妍琦笑得一脸诡秘,“受教了。”

刘小别甩给她一个“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暗示什么”的眼神,话锋又转向柳非,“你俩今天想去哪儿玩啊,要不要我和薄情儿陪你们?”

“还没想好,”柳非甩了甩刚绑好的马尾辫,“可能待屋里看剧吧。”

一句话噎得刘小别脖子梗了半天,然后换上难以置信的神色,拿眼神在她和戴妍琦之间来回逡巡,“好不容易有机会凑一块儿,就为了看电视剧?”

“对啊,”戴妍琦不理会他的大惊小怪,“糖就是要一起嗑才有意思嘛。”

“糖?什么糖?”刘小别开始怀疑这个早晨的打开方式有问题。

“兄弟情。”

“河蟹。”

“采菊东篱下。”

“归剑入鞘。”

“行行行,”刘小别咽下最后一口油条,决定不再放任她俩在自己知识体系的边缘疯狂试探,“那二位爱干嘛就干点儿嘛吧,反正我是搞不懂你们女人……”

戴妍琦翻个白眼,不屑于跟他争论,“愚蠢的直男。”

“……愚蠢的直男?”刘小别把这句话重复一遍,沾了油的手在裤子上蹭蹭,突然露出一个坏笑,“那我预祝你将来每一任男朋友都不是直男。”

在柳非的第二记抱枕攻击到达之前,他飞快地跳起来,夺门而逃了。


王杰希起床后先带自家布偶猫去洗了个澡,赶到俱乐部时已经临近饭点儿了。隔着老远就看袁柏清和刘小别一瘸一拐地从健身房出来,后者不但扶着墙,嘴里还在骂骂咧咧。

职业选手们由于长期伏案,肩膀和颈椎往往都是重灾区,偏偏这些宅男们还个个都是能躺着绝不坐着的主儿,向来没有锻炼和健身的自觉。王杰希有段时间颈椎也不舒服,被医生告知颈部曲度有些变直后,他痛定思痛,向经理建议把一直闲置的储物间改为羽毛球室,并勒令队员们每天至少运动四十分钟。

“来了啊队长,”袁柏清招呼道,伸手搀了把龇牙咧嘴的刘小别,“咱们现在去吃饭么?”

“我预定的是十二点,”王杰希朝他笑笑,“你们可以先休息一会儿。”

刘小别闻言,干脆顺着墙直接滑到地上,声泪俱下地控诉道,“薄情儿你至于么你,使出吃奶的劲儿干嘛啊,赢了又没人给你发奖状!” 

“明明是你先挑衅的,”袁柏清一脸无辜,“而且不是你说越使劲儿越好,不要留情的么……”

“你大爷的……”

戴妍琦和柳非本着吃瓜不嫌事儿大的精神,从房间里溜出来看热闹。

“哎呦喂,这俩人今天也很~激~烈~哦。”

“可不是嘛,”柳非看向刘小别,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说你多少回了,没那个能耐就别老撩薄情儿,被人按在地上摩擦一顿心里爽还怎么着啊……”

刘小别恶狠狠地瞪她,“把你的脑洞给我收敛收敛。”

“对了,上次买的北冰洋还剩了一箱,”王杰希冷不丁开口指挥道,“等会儿你俩休息好了就搬到楼下,我叫车。”

“队长啊,您就饶了我吧,我屁股疼啊!”刘小别几乎要抱住自家队长的大腿哭求了。

他的惨状让王杰希也有些于心不忍,只好调转目光,带着询问的神情看向袁柏清——后者正努力往墙角里缩,试图化作一株默默生长的蘑菇。

“我……我腿疼,”袁柏清颤声道,“屁股也有点疼。”

“好吧,”王杰希一脸无奈,“那我喊英杰他们来。”

他刚要迈步,想起两个姑娘还穿着睡衣,便回过头嘱咐道,“小非,你和小戴赶紧换衣服,咱们很快就出发……小戴人呢?”

刘小别往地上一指,“跟那儿笑着呢。”


作为赫赫有名的老字号火锅店,聚宝源向来以价格实惠和生意火爆而著称,到了饭点儿可谓一座难求。王杰希本来掐准时间,心想怎么着也能提前个十分钟到,不想三环上出了交通事故,一通狠堵,众人赶到店里时刚好在预定被取消的边缘。

服务生把他们带到二楼的大包间,结果推开门之后,刘小别第一个不干了,“什么情况啊这是,你们什么时候把包间里改成单人火锅还不带打声招呼的?太坑爹了吧……”

袁柏清从背后戳他一下,“行了吧,队长还没说什么呢。”

刘小别闻言,立马乖乖闭上嘴,换上一脸诚惶诚恐的神情,活像在公婆面前摔了碗的小媳妇。

王杰希轻轻咳嗽一声,抬眼看向众人时,目光难得地带上几分窘迫,“是我考虑不周到,这家店平时不怎么过来,预订时忘了多问一句,难得小戴来一趟……”

“王队,我没关系,”戴妍琦截住他的话头,“小火锅也挺好,而且我又不是以后再也不来了。”

“就是,先这样吧,这会儿换地儿也来不及了。”许斌在王杰希肩膀上拍拍,并示意其他人也赶紧落座,免得给队长留下纠结的余地。

王杰希接过服务生递来的菜单后,转手就要递给身边的戴妍琦,“你看看,想吃什么随便点。”

戴妍琦跟柳非正对着手机比比划划,脑袋都凑到了一块儿,闻言直起身子,把头摇成了拨浪鼓,“这里我也没来过呀王队,还是你们点吧,我不挑食的。”

“那……”王杰希只得缩回手,沉吟道,“有忌口的么?”

“她女汉子一个,能有什么忌口啊。”刘小别不失时机地挤兑道。

戴妍琦弯起食指和中指,比个了要把他眼睛挖出来的动作,背后传来高英杰有些慌张的声音,“哎,小心……”

“谢谢,还是英杰哥哥好,”戴妍琦接过餐具,给了高英杰一个甜美的微笑,然后回头继续瞪刘小别,“不像你,就会欺负我。”

“嗯,我看也是,”王杰希抬起头,神情严肃得活像居委会大爷,“这一点儿你该好好跟英杰学学。”

“我去……”刘小别忍住想要炸毛的冲动,倒了一杯北冰洋,恭恭敬敬地递到戴妍琦跟前,笑得咬牙切齿,“姑奶奶,您慢用。”

王杰希微微侧过脸,不动声色地跟戴妍琦交换了一个wink。

另一头,袁柏清举手申请道,“队长,可以每人来个烧饼么?我真的好饿啊……”

“已经点了,”王杰希说着,以做赛前战术部署的严谨态度把菜单从头到尾又审视一遍, “……对了,糖蒜你们要么?”

“要要要!!!”

“那就先这样吧,”王杰希在“糖蒜”一栏写了个“8”,菜单交还给服务生,带着微笑叮嘱道,“麻烦稍微快一点,谢谢。”

结果众人望眼欲穿的芝麻烧饼迟迟不见踪影,倒是糖蒜先上了桌,戴妍琦盯住王杰希夹给自己的一整头端详半天,然后带着惊恐大于好奇表情的瞅瞅对方,“王队,这东西看起来好奇怪啊,真的好吃么?”

“好吃啊,”王杰希笑笑,把手中刚剥好的一颗递给她,“酸酸甜甜的,还很脆,不信你尝尝看。”

这一幕看得刘小别几乎目眦尽裂:“为什么!队长从来没有给我剥过糖蒜!”

“来来来,哥哥剥给你,”袁柏清二话不说,立马把自己手中那颗塞到刘小别嘴里,顺势在他脑袋上摸摸,“乖啊。”

三秒后,刘小别含着糖蒜跳起来,“袁柏清你大爷的,你拿哥的头发擦手呢吧!!!”

戴妍琦此时完全沉浸在打开新世界大门的快乐中,以至于对眼前这基不忍看懂的画面视若无睹,待第二道菜上桌时,她已经凭一己之力成功解决了大半盘糖蒜。


刘小别饿肚子的时候还算老实,一旦满血复活,立马又恢复了他得瑟的本性,嚷嚷着只吃饭没意思,“玩游戏玩游戏啊,队长也来吧?”

王杰希拿湿巾擦了擦嘴角的芝麻酱,没有立刻答话。

从担任微草队长起,多年来,他一直维持着不苟言笑生人勿近的高冷人设,原本只是想进行威望加成,却一不小心有些矫枉过正,不但整个战队的画风偏严肃,多数队员对他也是又敬又怕。方士谦做副手的时候还算好,至少时不时能有个人跳出来插科打诨调节气氛,而在这位治疗之神退役后,近三年来,别说跟队里的年轻孩子们没大没小地玩到一起,王杰希连他们私底下组织的饭局都是能推则推。

不为别的,只怕大家当着他的面放不开。

这导致他每次看到黄少天跟小卢勾肩搭背的照片时心态都有些崩坏,忍不住暗搓搓地拿垃圾话戳黄少天,好几回都惹得蓝雨剑圣半夜三更打来电话怒骂。

王杰希的座位正对高英杰,因此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都没能逃过对方眼睛。捕捉到队长犹疑中透露着期待的神色后,他拽着刘小别和袁柏清咬了一通耳朵,最后还是刘小别拍板决定,“玩谁是卧底,怎么样?队长应该也会吧?”

“这个还是会的,”王杰希笑着点点头,“不过咱们用手机还是……”

“别搞那么麻烦了,直接写纸条呗。”梁方一听就是爽快人。

“我有我有!”柳非立刻丢下筷子,从背包里掏出笔记本和一蓝一黑两支中性笔。

刘小别把本子拉到自己跟前,撕下一张纸,大爆手速将其裁成了八等份。

“谁来出题?”王杰希托着腮,修长的手指在桌沿轻叩两下。他看着这群因为自己同意加入游戏而兴奋不已的年轻孩子,笑意从眉梢一直蔓延到嘴角。

“刘小别上啊,”袁柏清和柳非拍着桌子起哄,“平时顶属你鬼点子最多。”

刘小别还没来得及答话,就听见高英杰有些害羞地开口道,“我来可以么?”

“好好好,给你。”刘小别赶紧把纸条一股脑推过去。

从高英杰出的题目就可以看出这是个乖巧,老实,并且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孩子。

两轮下来,包括王杰希在内,所有人都面露菜色。许斌绝望地摇摇头,“不行了,实在描述不下去。”

刘小别:“我感觉自己仿佛是个文盲。”

袁柏清:“不要误会,你就是。”

柳非:“大家完全都是在自说自话啊,这也太烧脑了吧。”

戴妍琦:“嗯,可以说是相当刺激了。”

王杰希揉揉额角,感觉哪怕以守擂大将的身份出战擂台赛时也没这么心累过。他端起手边的北冰洋喝了一口,“英杰啊,我看你还是直接公布答案吧。”

高英杰局促地低下头,两只耳朵红得仿佛刚出生的兔子,“卧底是努*尔哈赤……其他人是,嗯,成吉思汗。”

“你牛逼……”刘小别带着由衷的敬意竖起大拇指,随即转过头看向柳非和戴妍琦,“你们谁来出道接地气点儿的?再这么下去要出人命啊……”

戴妍琦略一沉思,拿过笔飞快地写好纸条,然后带着诡秘的笑容把纸条分发给众人,“前方有惊喜哦。”

“惊喜个……”打开纸条的瞬间,刘小别的声音戛然而止,脸上随即浮现出一种融合了牙痛和便秘的表情。

“我去……”袁柏清也是一声低呼。

被这俩货一搅局,忙着从锅里捞肉而没有第一时间打开纸条的王杰希心下不免有些忐忑。待到看清楚纸条上的字后,微草队长如释重负地吁了口气——

“手套”,果然很接地气啊。

而戴妍琦已经乐不可支地在椅子上晃来晃去了,“你们谁先来?”

“副队先来吧,”刘小别忙不迭地甩锅,“上次不就从你那儿开始的嘛。”

“别别别,”许斌直摆手,谦逊地推辞道,“应该多把机会留给你们年轻人。”

“哪儿的话啊副队,”袁柏清也凑上来帮腔,“能者多劳啊。”

眼见这场“从谁开始”的争执很有可能演变为成一段群口相声,王杰希忍不住换上命令的语气,“袁柏清,就从你开始吧。”

“听见没有!队长发话了!”刘小别在袁柏清背后拍了一巴掌,全然不顾俩人刚刚还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

“嗯……”袁柏清瞪着天花板思索了五秒钟,“这种东西可以在超市买到。”

柳非淡定地接下去,“分大小号。”

“可以用,也可以不用。”梁方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

“我没用过……”高英杰说完,简直恨不得在地上找个缝钻进去。

他的表现让王杰希心生疑虑,认定题目内容一定有诈,而戴妍琦笑得花枝乱颤的模样更是从侧面印证了他的猜测。

只不过事后回忆起来,王杰希还是要感叹一下自己实在是too young too naive。

“我也没用过!”听完高英杰的回答,刘小别顿时看到了生还的希望。

“我警告你端正态度啊刘小别,”柳非阴恻恻地开口,“小心一会儿把你按在地上做俯卧撑。”

“我错了我错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刘小别赶紧告饶。他思考片刻,突然露出一个略显猥琐的笑容,“我觉得不是每个人都喜欢用。”

许斌耸耸肩,作自暴自弃状,“也许有人喜欢用两个呢。”

轮到王杰希时,一屋子的人都竖起了耳朵,却听他清清嗓子,用波澜不惊的语气沉声道,“这类东西可以有许多种材质。”

刘小别闻言,难以置信地张开嘴,下巴仿佛可以直接掉到脚背上。

“怎么样朋友们,”戴妍琦抹掉眼角笑出的泪花,“能确定卧底是谁了么?还是需要再来一轮?”

“我……我知道了……”刘小别颤巍巍地伸出手,直指王杰希,“卧底应该是队长。”

“什么叫应该?你到底有没有把握啊……”袁柏清对他的判断持有疑虑。

“信我,绝对是队长。”刘小别冷静下来,态度变得十分笃定。

这下连高英杰都抬起头,好奇地看向他,“为什么?”

刘小别一脸破罐子破摔的表情,“虽说我孤陋寡闻,但也从来没听说过那玩意儿还有许多种不同的材质啊!”

“优秀优秀。”戴妍琦鼓掌道,她拿起王杰希的纸条看了看,表情十分遗憾,“王队,这一局确实是你输了。”

刘小别开心地跳起来和队友们击掌相庆,“看!我说什么来着!”

“原来队长拿到的是手套啊,”柳非瞅一眼王杰希的纸条,忍不住捂着嘴笑起来,“太正经了吧,跟我们的完全不是一个画风啊。”

“那你们的是什么?”王杰希掀了掀眼皮,一脸“我就不信你们能整出什么幺蛾子”的神情。

“安*全*套。”戴妍琦笑嘻嘻地抢着回答。

“噗……”她的话音未落,王杰希就把刚入口的北冰洋喷了半张桌子。


周一早上,踏进训练室后,王杰希立刻察觉整个房间里弥漫着一股异样的气氛。

——包括高英杰在内,所有人都是一副无心训练的模样,眼神时不时在他身上飘来飘去。极个别同志,比如许斌,为了憋笑干脆把拳头咬在嘴里。

王杰希只当他们还沉浸在前一天的欢脱气氛中,目不斜视地走到自己的位置前,坐下,开机,登陆QQ。

选手群的图标史无前例地一大早就在疯狂闪动,打开对话框,只见群里欢快得仿佛过节,十里八乡的群众都来凑热闹,而且一条条飞快闪过的消息里,基本都带有“微草”“老王”“王大眼儿”这几个关键词。

“啧啧,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我的娘来,万万没想到大眼儿居然这么禽兽。”

“看到老王这么多年不近女色,以为他只是闷骚的我果然还是太年轻了。”

“微草已经开始内部消化了都?这操作果然骚不过啊……”

“我去,王杰希你行不行啊,兔子都知道不吃窝边草,你这家伙不但吃,还一吃吃俩,胃口未免也太大了吧,万一哪天肾虚了可别怪本剑圣没提醒你。”

“少天,做人要善良,这种时候祝福就好了啊。”

王杰希转过身,把疑惑的目光投向离他最近的刘小别,“出什么事儿了?”

刘小别立刻“扑通”一声跪倒在王杰希脚边,涕泪横流,“队长!你要为我和袁柏清做主啊!!!”

“哈?”王杰希拧起眉头,努力想要把腿从刘小别两臂之间抽回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小戴给你们剪辑了一段音频,今早发到群共享里了。”许斌捂着笑出腹肌的肚子走过来,把他的手机递给王杰希,“喏,你自己听。”

对于即将听到的内容,王杰希自觉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然而当往日熟悉的声音以一种引人遐想的方式传到耳朵里时,他还是像被雷劈中似的,从头一直哆嗦到脚。

——“队长啊,你就饶了我吧,我屁股疼啊!”

——“袁柏清,就从你开始吧。”

——“我……我腿疼,屁股也有点疼。”

——“好吧,那我喊英杰他们来。”

“不错嘛,”沉默半晌,王杰希再度开口时,竟然对戴妍琦的技术水平表示了肯定以及欣赏,虽然语调干巴巴的,“能把几段支离破碎的对话拼接得这么天衣无缝,微草目前还没人能做到吧。”

刘小别被这突如其来的神转折吓得忘了哭,回过神之后,他继续搂着王杰希的腿边晃边嚎啕,“队长,求你跟肖队好好交涉一下,这种行为绝对要杀一儆百啊……”

“得了,”王杰希拍拍他肩膀,安慰道,“咱们几个大老爷们儿跟一小姑娘较什么真,就当是娱乐群众了。”

刘小别不死心,还想再说什么,就看王杰希翘起嘴角,露出一个令人如沐春风的笑容——

“反正腿疼屁股疼的人也不是我啊。”

而从那天起,除了两冠得主,微草俱乐部在江湖上又增添一个新名号——“东直门7号基佬窝”。


END

评论(3)
热度(109)

© 流川枫快嫁窝 | Powered by LOFTER